<wbr id="i5zqo"></wbr>
  • <nav id="i5zqo"><listing id="i5zqo"><small id="i5zqo"></small></listing></nav>
  • <small id="i5zqo"></small><sub id="i5zqo"><table id="i5zqo"><td id="i5zqo"></td></table></sub>

    <wbr id="i5zqo"><pre id="i5zqo"></pre></wbr>
        1. <sub id="i5zqo"><listing id="i5zqo"></listing></sub>
        2. 我要投稿 | 我要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临汾-平阳记忆>> 政治类 党史记忆>>正文内容

          邓小平四次抵临汾纪实

          ?

          邓小平四次抵临汾纪实

          ?

          邓小平在其饱经风霜,叱咤风云的革命生涯中,以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为已任,情牵三晋,心系平阳,对临汾这块热土赋予了更多的关注和厚爱,并做出了卓越的历史贡献。

          邓小平与部分政治工作干部在红军胜利到达陕北后在旬邑县的合影

          他曾四次踏上临汾境域。第一次,他率红一军团东征,转战临汾地区诸县,播下了抗日的火种;第二次,他和八路军总部,立足洪洞,领导和指挥抗日战争;第三次,他视察太岳,亲抵安泽,指挥抗日反顽,部署巩固岳南,开辟中条山根据地;第四次,他洪洞巡视,临汾调研,促进生产发展,推动经济建设。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太岳山麓,汾河岸畔,无不闪耀着他的坚实足迹,铭记着他的宏伟业绩。邓小平以其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胆识气魄和睿智决策,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光辉篇章。

          ?

          图为为挽救华北危局,八路军主力在朱德(站立用望远镜者)等率领下,经陕西进城县芝川镇东渡黄河,开赴抗日前线。坐者左起:左权、任弼时、邓小平。

          ?

          1938年,朱德、彭德怀、邓小平、萧克(右二)、彭雪枫等在山西洪洞县马牧村八路军总部。

          率军东征战同蒲 赤诚抗日返洪洞

          1936年2月20日至5月5日,毛泽东率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渡过黄河,发起东征战役。红军东征在临汾地区活动75天,转战途径3700多个村庄,斗争土豪恶霸800余户,扩红3000余人。帮助组建了中共山西河东工委和赵城、洪洞、蒲县、汾西、临汾5个临时县委以及43个政权组织和3支较大规模的游击队。红军广泛开展群众工作,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扩大了共产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点燃了抗日的革命火种。并在军事上和政治上给国民党、阎锡山以沉重打击,为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邓小平始任红一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后任政治部主任。随红一军团东渡黄河,作为右路军,沿汾河和同蒲铁路南下作战。3月16日,从大麦郊出发,于17日突破晋绥军汾河防线,包围了霍县县城。3月19日,由霍县继续南进,占领霍县、赵城、洪洞、临汾、襄陵、曲沃等县的广大乡村地区,并攻克襄陵县城,分兵古城、汾城、侯马、安泽、浮山、翼城等地。尔后进至乡宁、大宁、蒲县、隰县、永和地区,攻克吉县县城,逐一扫除了晋绥军黄河沿岸的堡垒。于5月初,从永和县胜利挥师西渡。邓小平随军转战,几乎走遍了临汾所有县境。

          20多年后,邓小平在洪洞视察工作时,对陪同的省、地、县领导饶有风趣地说:我早已来过洪洞,这里以《苏三起解》闻名遐尔。那是1936年红军东征时来到洪洞,驻在甘亭。打下万安镇时,在地主家当铺里获得了许多银元,加上在襄陵、汾城等地共搞到几十万现洋,足够三年军饷。回忆和淡及这一段难忘的战斗经历时,他露出了深情而自豪的微笑。

          1937年秋,周恩来、邓小平、彭雪枫在山西

          抗日战争时期,为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邓小平肩负使命,奔赴山西抗日前线,又一次重返故地洪洞。

          抗日战争爆发后,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挺进山西抗日前线。邓小平任八路军政治部副主任,于9月中旬,和朱德总司令、任弼时主任等同乘一条船,东渡黄河,辗转抵达晋东北前线。

          毛泽东同志针对战局变化和日军的战略企图指出,我军在山西,集中于五台山一区难以立足,“应分为晋西北、晋东北、晋东南、晋西南”,这样互为犄角,密切协同,在日军压力面前才能站得稳,顶得住。后又一再明确指出,“吕梁山脉之晋西南,虽然目前距敌尚远,然亦不可不于此时作适当之部署”。毛泽东及时把战略目光瞄向了晋西南。

          1938年,邓小平奔赴太行山抗日前线。

          经总部领导研究,到晋西南“适当部署”的重任,由邓小平同志担当起来。10月中旬,邓小平率领傅钟、陆定一、黄镇等总部、政治部、宣传部、民运部的一些同志,还有韦国清带领随营学校的3个队,总数不过五、六百人,远离主力部队,单独向晋西南开进。10月下旬,抵达吕梁山下,驻汾阳县三泉镇、孝义县下堡镇等地。根据邓小平的安排部署,政治部机关干部和随营学校人员分散在孝义、平遥、介休、永和、石楼、蒲县、隰县、大宁等8县发动群众参军参战,组建抗日武装,筹粮筹款,建党建政,开展抗日工作。这一带迅速掀起了抗日的热潮,仅孝义县就有3000青年加入了八路军的行列。多数补充到主力部队,有整一个营编入了总部特务团,还有几百人则成为此后在临汾成立的总部炮兵团的一部分。

          1938年1月,邓小平任八路军129师政治委员。这是129师领导人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桐峪镇合影。左起:李达、邓小平、刘伯承、蔡树藩。

          1937年底,接到结束工作,返回总部的指示,邓小平率宣传部、民运部的部分同志和随营学校4个队(途中扩编1个队)离开孝义县下堡镇,挥师南下。按照朱、彭、任首长指示,赶年底前抵达洪洞县与总部回合。总部领导听取了邓小平关于其一行孤军深入吕梁山脉,开辟晋西南抗日工作的汇报后,对他们的出色工作表示十分满意,给以充分首定,并向他通报了当前山西抗战的形势。

          1938年1月6日,在洪洞县马牧村召开了中共中央军委华北分会会议(又称高级干部会议)。这次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十二月会议”精神,研究和确定了坚持华北抗战的战略方针。邓小平出席了会议,并与刘少奇、朱德等北方局领导和八路军总部首长们一起,认真分析了当前华北抗战的局势,围绕华北党的工作,抗日武装、政权建设、群众工作、军事斗争、巩固和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及开创抗日根据地等重要问题进行了讨论研究。在大敌当前,民族危机的紧急关头,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确定了誓死坚持华北抗战,坚决抗击日寇侵略的大政方略。部署和指挥八路军及广大人民群众独立自主开展山地游击战争,依托山西,创建抗日根据地,坚持持久抗战。

          1938年1月12日,邓小平与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等以总部名义向全军发出“坚持华北抗战,与华北人民共存亡”的战斗号召,有力地激发了八路军广大将士的抗战热情。同日,邓小平在洪洞撰文《动员新兵及新兵政治工作》。他在文中指出:“战争的最后胜败,要在持久抗战中去解决”。“没有疑问的,中华民族的儿女,是要站在最前线与日寇拼命的,他们是能够以自己的血肉,换取民族的解放的”。“政治工作,在巩固新战士与提高其战斗力上,是应该而且能发挥其极大作用的”。“新兵动员方式的改善,与部队政治工作的加强,将配合着战略战术的进步,锻炼出最大数量的有优良技术的有最高战斗力量的国防军队,最后战胜日本帝国主义”。邓小平在该文中详细具体地阐述了关于动员征集新兵及思想政治工作问题。此文刊载于1938年2月12日八路军总政治部出版的《前线》周刊上,对当时八路军征兵扩军坚持敌后游击战,起到了极其重要的指导性作用。

          1938年1月18日,根据中央决定,129师政委张浩调延安工作,邓小平接任129师政委。他离开洪洞,离开总部,前往辽县西河头村(今左权县)129师师部。与刘伯承一道挥师杀敌,开始了创建太行抗日根据地的艰苦历程。为后来的晋冀鲁豫根据地党的建设、政权建设、经济建设和军事斗争,呕心沥血,无私奉献。

          1940年春,115师政治委员聂荣臻等从晋察冀边区到山西辽县峪镇八路军总部,同129师领导交流经验。前排左起:聂荣臻、朱德、刘伯承、邓小平。

          浮翼反顽夺胜利 石槽会议定乾坤

          1942年春,日军对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进行规模空前的大扫荡,给根据地造成了一定损失。为了扭转局面,准备对付将来更大的困难,彻底粉碎敌人的“扫荡”,巩固和扩大抗日根据地,刘邓决定,刘留太行,邓去太岳。

          3月19日,时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委员、太行军政委员会书记、第129师政治委员的邓小平同志,率772团到达太岳军区驻地沁源县闫寨村。后又抵达安泽县石槽村一带,召开了地、县党政军群领导干部会议。5月16日,他离开岳南地区,前往中条山一带新开辟的晋豫区。

          邓小平在岳南仅停留了短短的不足两个月,但却干了一件使阎锡山丧胆噎气的大事,直接组织指挥了浮(山)翼(城)自卫反击战,力挽狂澜,扭转乾坤,巩固和扩大了岳南和中条抗日根据地。

          邓小平认真听取了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等同志的工作汇报,重点了解了开辟岳南的情况。岳南地区泛指同蒲铁路以东,白晋铁路以西,临屯公路以南,曲高公路以北的地区。包括临汾、襄陵东部,安泽南部、曲沃、翼城北部和浮山、高平、 沁水、长子等县,是联结岳北和中条地区的重要地带,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我党开辟岳南以后,成立了中共岳南地委、山西第三专署岳南办事处和岳南军分区,并先后组建了冀氏、长子、士敏、高平、沁水、浮山、临汾等县委和抗日县政府,初步打开了局面。但是,当新开辟的岳南地区处于草创阶段,脚跟还未站稳,尚在襁褓之中的时候,就面临着日军的疯狂“扫荡”和阎军的大肆进犯,日、阎同流合污,狼狈为奸,企图将新开辟的岳南抗日根据地扼杀于摇篮之中。

          当时,进占浮山、翼城地区的阎锡山第61军,勾结日寇,以7000余兵力向根据地不断进犯,步步紧逼,摧毁抗日政权,绞杀抗日武装,杀人放火,掠索民财,无恶不作,无所不为。经多次交涉警告,毫无收敛。3月31日,再次向太岳部队浮山县佛庙岭阵地进攻。为此,晋冀鲁豫边区抗日民主政府副主席薄一波、戎伍胜连续两次致电阎锡山抗议阎顽军制造摩擦,为害地方,破坏抗日的行为,要求严令制止,遵守承诺,退回原防。而阎锡山却顽固不化,一意孤行。对于顽固派的倒行逆施,勾结和配合日军肆意进攻八路军及其根据地的行径,当地广大人民群众非常气愤,强烈要求出兵反顽。面对阎锡山军队的屡屡进犯,为保卫人民的利益,巩固岳南根据地,打击顽固派的反共气焰,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邓小平权衡再三,缜密考虑,果断决定集中优势兵力,发起浮(山)翼(城)自卫反击作战。

          战役打响之前,在太岳军区驻地沁源县闫寨村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议。邓小平在会议上指出:阎锡山这个人,我在1937年就和他打交道了,这个人确实诡得很,当面一套,背后又搞鬼。我那时当着阎的面就说,抗战要真心,假心是不能抗战的,祖国人民是不拥护的。谁是真心抗战,谁是假意抗战,实践是见证,人民是见证。要是假抗战,总有一天会暴露出来的,要亮相的。1938年后,阎锡山就一步步亮相了,以致于打新军,实际上是打共产党。现在,他又进犯我们抗日根据地,那他又要吃苦头了。打痛了顽军,可能出现几种情况:一种是61军主力被消灭,阎锡山可能老实些了;另一种是顽军跑到日军占据的城市里,敌伪顽勾结一起再来打我们;还有一种是部分顽军打不过就向我们投诚,我们放他们回去,我们要有对付敌军配合作战的准备,但日军一下子也不会摸清我们有多少部队,估计一开始日本人也不会抢着吃枪子(小平同志说到这里,大家都笑了起来)。

          邓小平又强调指出:浮山、翼城地区是我们的游击区,也是日军的“维持”区,我们在战斗中依靠群众把日军赶走,所以要特别注意遵守群众纪律,绝不允许违犯。我们吃粮由地方政府解决,吃菜花钱公买公卖,损坏了群众的东西要赔偿。你们连长、指导员整天和战士们在一起,要带头执行纪律,做个好榜样。战场纪律也要注意,我们的目的是把顽军赶跑,他要是坚持与我为敌,那就不能客气。但他们要是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就应表示欢迎,优待他们。即使态度顽固的分子,被我们捉住了,也不能枪杀、虐待,不能搜他们的腰包,战场缴获一律归公。这次是两个军区的部队参战,不仅要比赛谁打得最好,还要比赛谁执行纪律最好。你们回去以后,要把战前工作做到家,以实际行动向毛主席、党中央汇报。所有参战部队按照邓小平的战略部署和指示精神,进行了深入的战前思想动员,做了全面而充分的战前准备,军马不离鞍,战士不离枪,静待上级的战斗号令。

          在邓小平组织指挥下、以385旅、386旅、决1旅、212旅4个旅共10个团的兵力,组成左、右两个纵队,在努力粉碎日军春季扫荡的同时,狠狠打击阎军,绝不允许阎顽为所欲为。部队于4月11日开进,14日抵达反击出发地域,15日5时发起反击作战。右纵队(385旅、决1旅25团)在陈锡联、谢富治的指挥下,给浮山东北左村一带的阎顽军69师以沉重打击,攻克茶房、杨家掌、李家堡、胡子岭等据点;左纵队(386旅的772团、16团、决1旅38团、212旅)在李聚奎、刘忠、周希汉的指挥下,给浮山东南的阎顽军46师、48旅以痛击,攻克天檀里、遆家垣、米家垣、大圪塔山一带阵地。战斗于4月19日胜利结束,共俘阎顽军718人,毙伤392人,缴获重机枪5挺、轻机枪43挺、步枪352支。阎锡山部受到沉重打击之后,惧怕继续进犯会被全歼,由其第61军军长梁培璜急忙写信求和。为了集中力量对付主要的敌人日本侵略军,邓小平与薄一波,陈赓等遂决定停止反击。经谈判,阎锡山部第61军作出分步撤出岳南的许诺。到7月,阎军撤回汾河以西地区。

          浮翼自卫反击作战,是按照坚持抗战、团结、进步;反对投降、分裂、倒退的方针原则;进行的有理、有利、有节的军事斗争。这次作战的胜利,沉重打击了阎顽军妄图抢占岳南地区的狂妄野心,极大地振奋了广大军民坚持开辟岳南的斗争精神,扩大了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政治影响,提高了抗日民主政府的威望,从而扭转了岳南的严峻局势。逐步建立和恢复了浮山、青城、临汾、襄陵、曲沃等各县的抗日民主政权,一些被破坏的区村抗日政权亦迅速恢复,并建立了县、区抗日游击队,社会秩序逐步趋于稳定,整个岳南地区的抗日斗争出现了新的局面。

          浮翼自卫反击作战胜利结束之后,邓小平立即指示中共岳南地委,要抓住有利时机,迅速安排部署巩固根据地的各项工作。为此,中共岳南地委于4月26日在冀氏县石槽村(今属安泽县),召开了由各县县委书记、县长、县大队和群团组织负责人参加的党政军群领导干部会议。邓小平和薄一波参加了会议。这次会议是决定岳南未来局势和发展前景的重要会议。在邓小平和薄一波的主持指导下,会议对开辟岳南以来的工作进行了认真全面的回顾总结,指出岳南工作中的主要问题是:在执行政策上“左”右摇摆,主要是右了;在群众工作中消极被动,主要是畏首畏尾;对于对敌斗争是忽视的。邓小平指出:岳南地处太岳区前沿,是联结太岳区与中条区的要道,要尽快把这块“宝地”巩固起来,为在中条地区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创造条件。巩固和建设岳南根据地,要依靠军队打开局面,迅速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发动群众进行减租减息,发展民兵、游击队,壮大党的组织,正确地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把打击的目标集中对向日伪军。邓小平又具体指出:要利用阎锡山第61军西撤的有利时机,抓好两件事。一是组织几支精干的小部队,配备一定数量的党政干部,轻装深入到浮山、翼城西部的临汾、襄陵等地区,开展抗日工作,迅速建立抗日的县、区、村政权,建立民兵、游击队。二是坚决消灭日、伪操纵的红枪会反动武装,捉拿会首,打击反动的上层分子,争取广大会众,迅速稳定沁水、士敏两县的局势,建立抗日的社会秩序。

          遵照邓小平的指示精神,会议经过讨论,在统一思想和提高认识的基础上,确定了转变岳南局势的策略方针,同时对开展各县抗日工作和消灭红枪会反动武装作了具体部署。这次会议使各级干部耳目一新,提高了认识,看清了方向,明确了目标,掌握了方法,振奋了精神,增强了斗志。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为开创岳南抗日斗争的新局面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石槽会议之后,中共岳南地委认真贯彻执行邓小平同志的指示精神和石槽会议的具体部署,抓住机遇,发展自己。集中党政军各方面的力量组建了两个行动委员会。一个由岳南军分区副政委带领,以第16团参谋长周学义率第3营为骨干,结合当地的党政干部,负责开辟塔儿山以西地区的工作。一个由岳南专署行政科科长田杰三带领,以支队长景仙洲、政委曹博生率汾东支队为骨干,配属当地干部,在临汾、襄陵的东部地区开展工作。在塔儿山地区歼灭了阎军61军撤退时留下的保9团,随之第61军的汾东办事处也告垮台,顺利完成了中共太岳区党委提出的“控制塔儿山,开展同蒲铁路线敌占区工作”的任务。

          在邓小平视察岳南及石槽会议后的几个月内,太行、太岳军民积极展开了反“蚕食”斗争。以主力一部协同地方武装和游击队坚持原地斗争,以武工队、小部队主动深入敌占区开展军事政治攻势,5至7月共摧毁日伪组织1064个。岳南地区先后建立和恢复9个中共县委和抗日县政府,30多个区政权,可控人口达到近9万人。与此同时,各县区武委会、县大队、区村民兵组织相继恢复建立,农、青、妇等抗日救国群众团体也随之恢复组建。经过深入宣传,群众也普遍发动起来,逐步开始实行减租减息,努力发展生产,改善人民群众生活,岳南地区的抗日斗争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从而使岳北、岳南和中条地区连接起来,为尔后开辟豫北、豫西创造了有利条件。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里,在岳南抗日根据地遇到极端困难的关键时刻,邓小平同志不负重托,不辱使命,睿智决策,力抗九鼎,扭转乾坤,为开创太岳抗日新局面立下了卓越不朽的历史功勋。

          故地洪洞观水电 临汾龙祠觏老乡

          新中国成立后的1957年春天,邓小平重新来到其曾经战斗了10多个春秋的三晋大地,传达贯彻毛泽东同志《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重要讲话精神,同时对山西和晋南的工作进行视察、指导和调研。

          3月末的一天早晨,总书记邓小平同志在中共山西省委第一书记陶鲁笳陪同下,乘火车来到故地洪洞农村考察调研。邓小平迈着矫健的步伐,漫步在这肥沃的黄土地上。他面带微笑、格外兴奋,与随从人员谈笑风生,心情特别好。因为洪洞是革命老区,在这片英雄的土地上,有着红军战斗的足迹,也有着八路军驻扎过的地方,与小平同志有着特殊的情缘。这里,有他点过的油灯;有乡亲们给他泡过茶水的碗;有老房东给他煮过面条的锅;还有他和老战友朱德、彭德怀一起开会讨论和研究决策抗日大业的桌椅和房间。20多年前的战斗生活和难忘岁月不时地在他的脑海中萦绕,记忆犹新。日理万机的总书记邓小平回来了!重返故地的他,多么想早一眼看一看这熟悉的红色土地;听一听这熟悉的浓厚乡音;见一见情深意重的父老乡亲;了解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付出巨大牺牲的老区人民的变化!

          邓小平乘坐的小轿车开到了明姜村。他下了汽车,沿着绿树成荫的乡间小道,穿过潺潺流水的渠道,走进了华北第一个农村小型水利发电站——明姜水利发电站。小平同志仔细询问了水电站的建设和运行灌溉情况,高兴地说:你们的农村小型水电站办得好,要把它管理好,为农业生产和农民服务好。农村搞水电站,是发展农村经济的新生事物,一定要多发展一些农村水电站。

          然后,又去了广胜寺,观看了古朴美丽的飞虹塔和喷薄而出的霍泉水渠。他久久停留在霍泉旁边注视观察。喷涌而出的泉水,清澈见底,浪花飞溅,奔腾向前。情不自禁地连声称赞道:“好水!好水!”但是,当听说霍泉水只能灌溉11万亩土地时,十分惋惜地说:“这么好的水,白白流去太可惜,要想办法充分利用呀!”他对广胜寺珍贵的文物十分欣赏。对陪同人员说:“广胜寺是我们老祖先留下的文化瑰宝,是我们民族的骄傲,要好好保护它,利用它。”

          返回洪洞县城后,接着看了古大槐树移民处和苏三监狱,还聚精会神地听了脍炙人口的历史故事——玉堂春。总书记千叮咛,万嘱咐,反复强调一定要保护好这些珍贵的国家文化遗产。

          当时,洪洞县正在召开县、乡、村三级干部大会,布置生产工作,动员大干快上。与会干部们听说总书记来到了洪洞,群情激奋,一致要求想见一见总书记。小平同志欣然应允,健步走向县委机关大院。参会的同志们早已等候在县委大会议室门前列队欢迎,看到总书记报以热烈的掌声。省委第一书记陶鲁笳说:“请总书记给大家讲一讲吧!”顿时,掌声雷动。邓小平微笑着说:“你们的县委书记讲的很好,我不讲了”。遂和大家一起合影留念。山西省委书记陶鲁笳、晋南地委书记赵雨亭、洪洞县委书记王绣锦等领导同志陪总书记与参加三干会的同志们共同合影。参与合影的洪洞干部无比兴奋和喜悦,兴高采烈地喜称:“这是一张五级书记大合影”。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仍有一些人精心珍藏着这张珍贵的照片,以示对总书记的崇敬和怀念。

          总书记一行离开洪洞,又到临汾县农村考察,来到了汾河西边的龙子祠。小平同志仔细察看了龙子祠的泉水,并认真听取了汇报。他指着喷涌流淌的泉水说:“这里的水这么好!白白流去很可惜。我们要好好开发利用龙祠泉水,让泉水多造福人民。”接着,又指着光秃秃的山丘说:“山上的树太少了,要多栽些树,搞好绿化”。在当地干部的引导下,小平同志观看了当地农民利用温泉水种植的黄牙韭菜,长势非常好,在春寒料峭的季节,其它蔬菜还未上市,黄牙韭菜能卖出好价钱,而且很受欢迎。小平同志说:“这是经济作物,成本低,收入高,有条件的地方要扩大种植面积”。邓小平转身对龙祠村高级合作社主任刘瑞林鼓励说:“这个地方很有发展前途,你们要好好干”。

          邓小平总书记视察龙祠水利工程时,他的老部下、同乡,龙祠水委会党支部书记陈振乾接待了老首长。邓小平同志刚下车,早就等候在龙祠水委会门口的陈振乾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老领导,激动地连声喊着“邓政委”,急忙大步流星地向邓小平奔去。小平同志向前紧走几步,握住了陈振乾的手。问:“你原来是哪个部队的?” 陈振乾回答:“你的部队,7 纵21旅62团,你还给我敬过酒”。原来陈振乾曾经是21旅著名的神枪手,多次被评为战斗英雄。1946年,在河南打败国民党军118师后,刘邓首长接见宴请战斗有功人员时,邓小平和他亲切握手,还给他敬过酒。1947年,陈振乾等人又荣获战斗英雄称号,再次受到了刘邓首长的接见和宴请,邓小平又一次握了他的手,又一次给他敬了酒。邓小平会心地笑了,握紧陈振乾的手摇了几摇,又问:“四川哪个县的?” 陈振乾回答:“广安县的,和邓政委相隔20里路”。小平同志接着问:“哪个村的?” 陈振乾回答:“观音堂村的”。邓小平还问道:“娶媳妇了吗?” 陈振乾答道:“娶了,老婆是内蒙人,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两位四川同乡和上下级异地相逢,倍感亲切,握手小叙,回溯过往,畅谈友谊。淮海战役中,陈振乾不幸受了重伤,医生动员他截去下肢,他痛苦地摇了摇头。邓小平政委去医院看望伤员时,他流着泪说:“我一直是先头部队的突击队员,没有腿怎么跑步冲锋呀!”邓小平以商量的口气跟医生说:“小陈是咱们部队的英雄,能不能再想点办法保住小陈的腿?拜托你们了”。第二天,师长带着新棉被褥送到陈振乾床前,邓政委说你伤势很重,铺的草褥子不舒服,让我们想办法到医院给你送被褥。在医生千方百计精心治疗下,奇迹出现了,陈振乾的腿保住了。陈振乾向邓小平回忆追述了这段难忘的经历后,小平同志说:“没锯你的腿多好呀,否则,你今天不会跑得这么快了。”说着,看了看陈振乾的伤腿,深情地说:“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有困难找我呀!”

          在龙子祠泉视察后,临走之前,邓小平总书记还专门和同乡、老部下陈振乾及龙祠村高级合作社主任刘瑞林两人合影留念。

          在临汾,邓小平同志还视察了空军驻临汾某航校,看望了广大官兵。在听取汇报中,得知当地女青年找对象,是“一军二工三党干,永远不嫁庄稼汉”时,他对军队和地方的领导同志说:“你们要搞好军民团结,搞好军民关系”。尔后,邓小平总书记一行离开临汾,乘火车南下到运城等地视察调研。

          1961年,邓小平在北京出席招待会。吕相友 摄

          邓小平同志在百忙之中专程到临汾视察调研,给临汾各级干部和人民群众极大的鼓舞和支持,有力地促进和推动了临汾的经济建设和各项工作。临汾人民没有辜负总书记的期望。总书记视察后,洪洞县抓紧修改“五一”渠,起动新建“七一”渠,大力构建水利网络,水浇地由10多万亩猛增到40余万亩。全县兴建了100多座小型水电站,星罗棋布,全国瞩目。当时,轰动全国的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在洪洞拍摄。临汾县修建了贯通南北的“七一”渠和“跃进”渠,扩大水浇地6万余亩,农业水利条件发生了巨大变化。整个晋南的农业生产随之焕然一新,悄然涌现出名闻全国的“棉花八仙”和“小麦十杆旗”。

          周恩来与邓小平在天安门城楼上

          小平同志在临汾的这段峥嵘岁月,无疑是一段值得回忆,值得怀念,值得弘扬的历史。再现伟人当年的足迹;追寻伟人历史的风貌;瞻念伟人奋斗的功绩;必将裨益后世,启迪未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353252762@qq.com
          主办:临汾市平阳记忆办公室 邮编:041000 联系电话:0357-2090734 0357-2109669 晋ICP备15002041号
          大发彩票